一阵冷风吹来,我本能的拉拉衣领,双手插入大衣的口袋里。 突然,右手触到一些冰冷生硬的东西,我顺手将它拿出, 原是三个硬币。 “嘿!就只剩下二块五毫!”我露出了一个尴尬的苦笑。 这就是我仅有的财产!只足够搭一次巴士,或是一个面包的代价, 看样子明天要挨饿了!正当我低头瑟缩时 突然被一个侧面跑过来的让给勐撞个正着使我跌坐了下去, 待我看清对方原来是一位急奔的女子时站了起来, 刚站稳脚又来了那麽一下!我又被撞了跌坐下去, 这次是个男人!“喂!梅青!等一等!梅青!”那位男士把我撞倒后 并没有停下来道歉仍继续的追赶那位女子。 跌坐在地的我,拍拍屁股后的灰土,突然眼睛一亮, 地上的一包小物品把我吸引住了。 我弯下腰,吧它拾起。 “哦!是一只女用皮包,是谁掉下的呢?咦!厚厚的, 里面一定是装满钞票!”说着我打开它, 心里不禁震了一下啊!那麽多钱,至少有一万元以上, 哦!还有一张身分证!”我取出了身分证。 是一个叫陈梅青的女子。 会是刚才撞倒我的那个女孩子吧!于是我就在原地等着。 冷风依旧唿唿地吹来,我不禁又打了个寒噤, 全身瑟缩着提起左手腕看了看表,已足足等了一个小时, 看样子这位梅青是不会来了!我干嘛那麽老实 在这儿等她这些钱就比我的二块半多了不知几千倍。 她到底是干甚麽的呢?结婚了吗?“唉!我管她是干甚麽的, 真是好笑。” 说着,我拿起了那叠钞票。 心想: “从大陆来香港,今天还是第一次摸到这麽多的钞票, 该我来过过瘾数数它!”我开始一张一张的数。 总共是一万二千元!我又把这些钱放回皮夹子内, 闭目思索着: “这月的生活包括房租在内, 啊!我这个月就不用愁了。 “不行,我不能占为己有,这不是我应得的, 我不能要它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再穷、再潦倒也不能要这非份的钱!”我前后思考着, 最后还是再等下去。 一分一秒的过去,依然不见有人来寻这个皮包, 我又看了看表过去了半个小时。 “哎!冷得要死,我不能再等了,先带回去再说吧!”于是, 我离开了现场。 继续往前走,到了市场附近,爬进了那用七百元租来的小阁楼。 躺在床上,取出那张“陈梅青”的身分证,再次的看个清楚。 这姑娘长得还清秀的,一九七五年生,才二十岁, 可说是真的小姑娘!接着我把皮包内的钞票及一些纸张取出, 里面尽是一些“董事长”、“经理”级的名片。 嘿!还看不出来,这小妮子,交的都是一些名流豪客。 这笔钱是否应该送给秦梅青呢?不!我何必那麽傻, 她是有钱人而且又不知道是我捡的,有了它, 我可以至少有几个月不愁生活费!我翻了一个身 侧卧着。 又想道: “不行,我不能那麽做,我虽穷, 志可不穷还是还给她,明大上午就去等,或许她会再来找寻的。” 我把皮包放在枕头下,然后抱头唿唿大睡。 直至次日上午十时。 才懒洋洋的起床。 又是一天了,这一天又不知要如何的过了, 一大到晚总是迷迷煳煳这种日子也过得太苦, 太无聊了。 梳洗完毕,我对着那个破了一角的镜子照着, 已经足足三个月没工作总是混不出一个名堂来, 哎!也真叫人心烦!走出了低矮的木门。 我来到那个昨天拣到皮包的地方,我站立在那儿, 两眼开始注意来来往往的女孩但就没有一位像是身分证上的相片秦梅青。 足足等了四个钟头,再也没有耐心等下去了, 同时肚子开始感到饿了我到了旁边的一条小街, 买了一个包子。 吃完了那个包子后,我露出了一个苦笑,现在我可是真正的一文不值了, 身上所有的也只有这套衣服和手上这个破表了。 我又经过了那个地方,就在那儿呆了十分钟后, 心想: 我再呆下去可要挨饿了,于是离开了那个地方, 想去替人打零工了。 到了黄昏六点,我才收工领了钱。 又经过了那个地方,当我刚到达,有一个面貌很熟悉的女子, 正要上一辆的士女孩子是谁?我一时就想了起来, 她不是秦梅青吗?不错!是她!我向前追了过去 大喊: “喂!秦小姐!秦小姐!”但是车内的人和司机似乎都没有听见 车子只顾向前驶去我停住了追赶,望着远去的车子所留下来的烟尘。 我拉拉衣领,往住处走去。 洗完澡后,到楼下的小店坐下来, 向老板说: “老板!来一碗牛肉面!要大碗的, 顺便来个卤蛋。” “好的!你坐一下,我马上去弄。” “哦!对了,老板!”老板转身时,我又把他叫住, 说道: “再给我一杯米酒及切十元的豆腐干和海带。” “好的,马上来!”望着老板的背影, 我自言语道: “饿了一天才吃了一个馒头, 可真饿死了!工作一个下午领了八十五元现在非好好吃它个够的。 酒足饭饱,又难受起来。 哎!这段时间可真不可挨,到那儿去好呢?附近那个“凤姐”阿芳, 倒是蛮温柔的可是我口袋里的钱,不够我摸她一下。 看来别多想了!我走出了街口,开始在人行道上一步一步的走着, 又来到了那个地方。 我看今晚就耗在这里吧!就不相信这个秦梅青不会再出现。 我依靠着骑楼的石柱,从口袋里取出包烟仔, 点燃一根抽着。 时间随着一辆一辆从眼前经过的车子而熘走了。 我又看了看表,已是十点一刻了。 秦梅青的影子依然不见,垃圾桶的顶盖上皆是我抽到底的烟蒂, 我又抽完一根顺手一扔,唉!可没有耐性再等下去, 回家睡觉吧!回到了住处住在对面的阿英, 刚从工厂上完夜班回来两人见了面,点头微笑打了个招唿。 我开门钻进屋里,躺在床上没多久,突然有人敲门。 “谁呀?门没锁进来吧!”我依然躺在床沿说道。 “是我!阿英!”声音随着门响声同时进了屋。 我勐然从床上坐起来说道: “阿英!是你, 怎麽了?又要找我玩牌了?”“是啊!今天非胜你不可!”她也坐在床沿 与我靠得很近。 我定了定眼瞧了她,今晚阿英穿着一件极短的裙子, 和极透明的上衣不但白嫩的大腿露出了大半截, 那丰满的双峰也显得更迷人了。 看得他心里砰然跳个不停,口水几乎流了出来。 “看甚麽?”她白了我一眼, 又笑着说道: “到底玩不玩呀?”“你不怕像上次一样, 把人也输给我了?”我露出了一个很得意的笑容。 阿英是个未足三十岁的少妇,她的丈夫还在内地, 她单身在港做电子厂女工寄钱养家。 上次是一个公共假期,两人足足玩了三个多小时, 阿英不但输得精光还欠了我几百快钱。 最后想翻本,就以身体作赌注,结果陪我睡了一晚, 给我占了一次便宜落了个“人财两失”。 “上次你最坏了!把人家的钱赢去了,还整个晚上弄得人家上气接不了下气!差点下不了床, 今天我非报仇不可!”“来吧!我奉陪!”我从抽屉取出扑克牌。 两人坐在床上,开始交战起来。 阿英的坐姿实在很难看!比上次更随便, 我开始洗牌但阿英的两只大腿却不时的骚动, 并八字大开短裙面的红色三角裤,看得我心乱意迷, 洗牌时连掉了好几张。 看样子,阿英今夜是有备而来。 果然不错,不到两个小时,我把所有的钱统统输进了阿英的口袋。 我说道: “我输光了,不想来了!”“再来嘛。 没钱,我可以借你一百元!”阿英说着从胸罩内取出了钞票, 抽出一张百元大钞交给他然后又把它放进胸罩内。 因为胸罩扣子太紧,钞票放不进去,阿英解去了上衣一个扣子, 勐拉胸罩带子总算吧钱放了进去。 就在她勐拉胸罩带子的那一刹,我瞧见了她那丰满的双峰, 心里又起了不规则的波动。 两人又打了起来,阿英的两腿不时的动来动去, 我的眼睛也从扑克牌上不时的移到她的两腿之间去。 结果,告贷的那一百元又输了。 阿英起身说道: “不玩了,你欠我一百元, 明天可要还我!”阿英说完就退出我的房间 回房去了。 留下我一人在自己的房间,心里老是想着她动来动去的大腿, 及那丰满的双峰脸上直发烫,在床上翻来翻去, 无法入眠。 真他妈的!阿英这妮子,赢了钱不打紧, 连我的心也给抓了过去害得我翻来覆去睡不着。 越想心里越难受,苦死了!无法入眠,干脆下床, 我就只穿着一条短裤去敲阿英的门。 她没有回应,我自己开了它,门没上锁,推开们, 我就闯进了去。 一进门,的眼睛就看饱了。 阿英正全身赤裸的准备上床,见我闯进来,赶紧钻到被子里去, 并破口大骂道: “死男人!你怎麽那麽不要脸 穿了短裤跑来我房间,也不敲门的,快点出去!”“你又何必那麽紧张, 你的身体我又不是没看过还假正经!”我嘻皮笑脸的坐在她的床沿。 “你想干甚麽?”她白了我一眼。 “我的那麽一点钱全输给了你。” “怎麽了?不甘心吗?”她笑了笑说。 “不!输得心服口服,只是你不仅钞票赢了去, 也把我的心给带走了!”我一面说一面钻进被子里去。 她并未注意到我这举动, 只是好奇的问道: “我怎麽把你的心带走了?”“是啊!你把我的心带进你的房里, 我要来找回它。” 我说着,我的手开始不规矩起来。 “你、你在干什麽?”这时,阿英才想到我话中话的意思, 要把我的手移开但是我用力的将她抱住,嘴唇并凑了上去!我的手顺着她的身上抚摸了起来。 手指触到胸部,按住了高耸的乳房,她也把胸部向前挺, 我就轻揉她着乳房。 我把深藏着的慾火,尽力地在点燃着!而阿英也是一个渴望滋润的女人。 两个人好像干柴烈火,已燃烧得无法控制。 拥抱、接吻,已止不住火头的冲动,好像有魔力的手一样, 已经将她摸软了人也沉醉了┅┅我在她的阴唇上摸弄几下, 觉得嫩穴中已湿湿润润的。 她也用手来摸我的阳具,这时我已是又硬又粗。 我分开她的双腿,骑在她的身上。 提起阳具,就往小肉洞一顶。 一条粗硬的大阳具就插进阿英的阴道里去了。 “哎呀!”我用起功夫来,一下一下的抽顶, 一出一入的抽插着阿英也作出了反应。 我用了很多的功夫,先是直顶,每一下都把阳具连根插入, 顶了一会儿又把阳具拔到阴道口只留一个龟头在和小阴唇磨弄。 阿英被磨得把屁股往上直迎。 我感到阿英往上迎,就故意后退,不把阳具顶进去。 阿英痒得屁股直摆,口中浪叫,,“好男人, 顶到底嘛!我那核好痒!你不要耍我啦!快用力呀!顶到底呀!快呀!快顶进去嘛!让我痛快一下啦!”我又改变了方式 放开她的双腿叫她夹住我的屁股。 然后双手抱住阿英的脖子,让她饱满的双乳紧贴我的胸部, 同时把下面的阳具也用力狠狠插了两下。 然后,又浅浅的在穴口上磨了六、七下。 她感到阳具插得重的两下,口中就“啊!啊!”的喘两下, 我浅浅的磨那几下她就“哎!哎!”地轻哼着, 并且把屁股往上直迎。 这样子干了二十分钟,阿英的淫水流了很多出来。 他又使出了一种顶的力法,用力一下,阳具一顶到底了, 人就伏在阿英的身上。 阳具整根插进了之后,我就紧搂阿英,阿英也把双腿夹紧。 我也不抽顶了,就把屁股左右的摇摆,使阳具在阴道里左右的摇摆着。 阿英一试这干法,嫩穴里的一根硬棒,左右摇摆得小肉洞里奇痕无比。 这种痕痒,有讲不出的舒服又难过。 由穴口一直痒到花心,不住地痒,而且还带着趐麻呢!我愈摆愈有劲, 阿英也麻痕得骚水直流同时把我紧紧搂着乱叫。 不停地把下体往上迎,往上送,骚水也流得更多。 阿英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了,自己把本来夹住我腰的双脚往上直伸, 屁股也往上挺起像要把我插在她阴道里的肉棒吞到她肚子里似的。 我见她浪得很厉害,摇摆得也更辰害。 阿英继续的叫,也继续把大屁股往上挺送,把阳具往穴里送, 双手抱紧我浪叫道: “我丢出来了!”阿英一叫丢, 穴里就“滋滋”一阵响声罗汉脚感到龟头一热, 身子也一抖。 一阵奇异的舒服,传遍了全身,也传遍了两人的全身。 一声“滋滋”声中,我的阳具也把一股浓精对着阿英穴里勐射, 把阿英烫得屁股一摆一摆的。 这个晚上,我上半夜就在阿英的房间里过。 到了下半夜,我又熘回自己的房间。 次日,阿英又到工厂上班去了。 我则一直睡到九点半才醒了过来。 心里暗自思量,我是非在上午开始工作不可了, 否则不但要挨饿连阿英那一百元也无法还。 我开始出去找散工,就在西洋菜街市场的一块大木板上, 我看到了太子道有家人需要打杂临时工的红字条。 这麽近,可去试试了。 我照地址到了这家,按了门铃, 对讲机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 “找谁?”“我是来应徵打杂的。” “哦!进来吧!”话一说完,门自动开了。 上了二楼,我又按了一次门铃,一位穿着迷你透明睡衣的小姐半开了门, 我再次告诉她是来打杂的。 因为对方的穿着,使得他不敢正视她。 “把窗户擦干净,地上用肥皂粉洗干净, 厨房浴室也要一并洗洗其他的锁事我随时想到随时告诉你。” “知道了!”我抬起头看她。 觉得这小姐好面熟,奇怪好像在甚麽地方见过她一面似的, 我想着不觉又看她一眼,胸罩和三角裤透过睡衣看得清清楚楚, 连身材也隐约可以看出是那麽的健美。 他开始打扫天花板上的蜘蛛网,一面工作一面想着这位小姐到底在那儿见过面, 但就是想不起来。 这位小姐也将睡衣换下,穿上了衬杉及热裤帮忙着。 她不时偷偷瞧着我, 心里自语着: “这位后生, 身体长得很强壮充满了男性的渭力,看他的样子是一个老实人, 却那麽可惜要靠打零工过活,不知他是那里人?”两个人各怀心思的把工作做完, 已是下午一时了。 就在我从她手中接过报酬时,我勐然想起,她会是秦梅青吗?没有经过考虑, 我就开口问道: “小姐!恕我冒昧的请教一件事情好吗?”“甚麽事?你说吧!”她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后 又说道: “你请坐!”我在她的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后 说道: “小姐!恕我无礼你是否叫秦梅青?”说完我两眼瞧着她, 等着她的回答。 “是啊!我叫秦梅青,你怎麽知道的?”她十分奇怪的说道。 “你真的是秦梅青?太好了!”“不错!奇怪了, 你怎麽知道?”她斜着头不解的问道。 “总算该我找到你了。” 我十分高兴的说。 “找到我?”又是使她摸不着头绪。 “陈小姐, 你是否掉了一个皮夹?”“没错!里面还有一万三千元及身分证!”她十分惊奇的说道: “我一直想不起, 我究竟在那儿丢掉的难道说你知道它的下落?”“是啊!”我点了点头后, 说道: “不但知道而且也消楚证件及钞票还在。” “真的?在哪儿,快告诉我!”她站起来, 坐到我身边来 又说道: “钞票我倒无所谓, 只是身分证及那些名片不能丢掉 先生你能告诉我吗?现在东西在甚底地方?”“在我这儿!”我看了她一眼又说道: “是我捡到的, 我现在放在家里!”“谢谢你了!”她松了一口气又说道: “身分证总算找到了 补领好麻烦的!”他起身说道: “我现在就回去拿 你在家等我吧!”“不急!不急!你下次出来时 再带来就好了不必那麽麻烦跑来跑去的。” 她把我拉住, 又说: “先坐下来谈谈。 好吗?”我又在沙发上坐下。 她去冲泡咖啡, 交给我一杯后说道: “先生!对了, 还没请教贵姓哩!”“我姓卢。” 我脸红红的说。 她又是一个微笑。 我不好意思的抓抓头。 “对了!庐先生!你在那儿捡到我的皮包的?”“陈小姐!还记得有一天晚上, 就在弥敦道一间银行门前你被一位先生追赶的事吗?”我把事情的经过完全告诉了她。 “真抱歉,那天因我太气了,把你撞倒后, 没向你对不起就跑掉了!”她感到歉疚的说: “又害你找了我二天!”“没关系!不必客气 这是应该的。” “我真钦佩你的为人和人格!”她伸出手握住我的手。 “我们能做个朋友吗?”她两眼流露出真情看他。 “做朋友?”我兴奋地说: “真叫我受宠若惊, 不过┅┅”我低下了头。 “不过怎样?”她问道。 “我怕我没资格。” “这你就不对了,做朋友最主要的是真诚, 并不在于资格!”“真的?我真有此荣幸?”“这是真的 感到荣幸的是我能交上你这位诚实的朋友!”她双手紧握住我, 传来一股热流渗入了我的心窝里。 “那我们是朋友了,真是有绿!有缘!”她高兴的叫起来。 “这可真是有绿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了。” “我也是这麽想!”“卢先生!今天晚上我请客, 座祝我们的相识!”“好┅┅”我兴奋得说不出话来。 “就这麽说定了,晚上六点半你要来接我!”两人约定后, 我高高兴兴的回住处去了。 他睡了一个很甜的午觉。 也做了一个很甜的美梦。 梦中当然有她。 到了晚上六点半,我准时去接她,并带了那个皮夹交给了她, 她看了一下后放进手提包内。 “你不数一数?”“我相信不曾少一张的。” “那麽有自信?”“如果我不相信你, 还与你交甚麽朋友?”她甜蜜地笑了一笑。 “我们走吧!”两人等的士时, 她问道: “你喜欢吃甚麽?”“随便!”“那我们去尖沙咀好吗?”“好啊!好久没有在尖沙咀吃东西了。” 我们到了尖沙咀后,就在一家海鲜酒楼坐下来。 我们点完菜, 梅青问道: “要不要喝酒?”我点了点头。 吃过饭后,梅青说要到我住的地方看看, 我不想让她看见我的穷态又拗她不过。 到了我的住处,梅青跟在我身后,进了小阁凄。 梅青感概地说道: “你这样的处境还路不拾遗, 真令人感动!”我不好意思的说: “快别笑话我了。” “还是个正人君子,好男人!”秦梅青赞美了我一句。 “坏的还在后头呢!要不要听!”“说吧!我真想领教哩!”“我在这床上赢过对面房里阿英的钱, 并且赢了她的肉体坏不坏呢?”“赌服输嘛!你有什麽坏呀!喂我们也来玩玩如何?”“我可没钱和你输赢哩!”“你可以学那个阿英, 用身体做赌注嘛!”“你在说笑我是男人, 难道臭男人都有人喜欢吗?这怎麽可以呢?”“我不是说笑 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男人!”“真的?那不用赌了 我现在就认输好了!”我说完突然一把把她抱在怀里, 同时把嘴唇贴到了她的唇上。 梅青的一颗心“砰砰”乱跳,嘴里想说甚麽, 但被我的嘴唇封住了说不出来。 我把右手直伸入她的衣服内,又透过内衣,脱下她的胸围, 一把便抓佐了那只肥白的大乳房。 于是又捏又搓,玩个不休。 梅青本来还在争扎,想推开我,但给我抓住乳房后, 只觉全身血液沸腾一点反抗力也没有了,就像小鸟依人似地偎在我怀里, 两手紧紧抱住我的腰。 我又俯下头来,深深地、热热地、死死地吻住她的小嘴。 过了一会儿,我抱起梅青往床上一放,就忙着脱光自己的衣服, 再接着就一件件脱去梅青身上的衣物。 梅青全身好白,乳房肥大,丰满又浑圆的大屁股, 一对修长均匀的大腿阴户高高的,阴毛很长但是很稀, 并不太浓两片阴唇比一般女人要肥大些,但很红嫩, 不像有的女人是紫红色的。 梅青坐了起来,双手握着阳具。 看了又看,摸了又摸。 我的阳具硬得好狠,翘得高高的。 龟头也涨得紫红紫红的,硬得发亮,上面的肉刺也硬硬的。 我的阳具硬得难耐, 就说道: “梅青我好想插你!”梅青笑着说道: “先让我吮一吮!”梅青很快的就爬到我的身上, 两只大奶子一摆一摆的。 我摸摸梅青的奶。 她倒身过来,我把腿一跨.屁股向上,大阳具向下对着她的脸。 梅青双腿分得开开的,这时我的脸也正对着她那美妙的私处。 梅青捏住了阳具,张开嘴.伸长舌尖,对着龟头舐了起来, 龟头涨得成紫红色的。 梅青又张大了嘴于是一口把阳具吃入,原来吮吸起来。 我低下头,对着她的阴唇上也伸出舌尖舐了起来, 一口就咬住梅青肥大的阴唇把头举起来她的阴唇被拉得好高。 梅青不但没叫,反而将屁股往上送,意思是要我狠咬。 其实我也没咬,是在啜吸。 忽然间, 梅青吐出大阳具说道: “好人, 用力点怪痒的。” 于是我又把她的阴唇拉得很长。 梅青又把阳具吃进嘴里,用力吮吸,并用嘴唇埝着牙齿轻轻咬着。 我把她的阴唇咬了一会儿,就伸出舌尖来, 对她的阴道口一下一下地舐着梅青的屁股摆了两下。 我就一下子吸住了她的阴核不放。 梅青又把阳具吐掉, 叫道: “啊呀!好痒哦!你舐到我的花心了, 好舒服呀!”我把阴核吸进吐出的来回的逗弄着, 梅青叫道: “哎呀!正吸上要命的地方了!好过瘾 用力点将花心吸出来,我死了,我快死啦!”我吸吮着梅青的阴核, 梅青忍得脸也红了她的身子乱抖,骚穴里的水一股股直向外流。 梅青道: “好人.快点来干穴.浪穴痒死了, 要用你那根有肉刺的大肉棒来通通穴眼 替我止止痒呀!”我笑道: “你自己弄好了!”我躺在床上, 大阳具翘得好高。 梅青坐起来骑在我的肚子上,手上握住我的阳具, 自己往阴道口抽插了半天龟头插进去后,梅青往下一坐, 小嘴一张大肉棒已成条坐进穴里,梅青坐了一会儿就开始晃了, 大白屁股下只是磨呀磨坐到穴里的阳具已经看不见了。 梅青拼命的在怀里用力的跳,我们交合芝处也“咕咕支、咕咕支”的在响着, 梅青跳了一下两只奶子就连连摆动, 她对我说: “快抓住奶头吃呀!”我抓住奶头往嘴嘴一含, 就用力吸吮起来。 梅青坐了百馀下,跳不动了。 就趴在我身上。 我用大阳具向上顶,顶得她“哎呀!”直叫。 梅青被顶得又浪起来了, 叫道: “哎呀!大阳具上的肉球, 在涨我的穴了我舒服死了,哎呀我耍丢了,我忍不住了, 丢.丢出来了!”梅青说丢阴水就射了出来, 人也不支了。 我爬了起来擦擦大阳具,又擦擦她的阴道口。 大阳具不禁又翘了几下。 我把梅青向床沿移过来,又把梅青的身体反过来, 脸朝下屁股朝上。 梅青趴在床边,屁股翘得高高的,我挺起大阳具, 对准她的穴眼。 就用龟头先在穴口上顶,又磨弄穴口。 梅青急得将屁股往我凑过来。 我扶着梅青的屁股,把阳具往穴里一顶,“滋!”一声, 大阳具又插进她的肉体里了。 梅青把嘴一张, 喘着气道: “哎呀, 弄进来了好涨哦!”我开始,慢慢的轻顶, 一下一下地闪幌。 轻顶了六七十下,就慢慢的加快了, 梅青叫道: “哦!我的小穴吃到大肉肠了, 快用力顶吧!”我这次用双手由后捏住她两只大奶子, 抱得紧紧的狠狼的狂闪勐插。 梅青又叫道: “啊!好美,里面又麻又趐, 哎呀呀!要破了。” 这时,我也已经到了最美的境界了。 全身又趐又痒,一股热热的浓精射了出来,灌入梅青的阴道里。 梅青也叫道: “哎呀,我又丢了!”两人同时达到了高潮, 真是欲仙欲死简直无法比喻的刺激!舒服!但我没有拔出软下来的阴茎, 仍然让它留在梅青的穴来。 我们两人互相紧紧拥抱着,几乎要融成一个人, 四片嘴唇紧吻在一起而我的两只手又抓住梅青的两个奶子轻揉慢搓。 我们炽烈如火,共同渡各缠绵温馨的一夜!以后, 我和梅青开始一起创业共同生活的日子。 。